【新西湖】漫画:故事有趣永远是第一位

发布时间:2012-05-18

       日本漫画之所以繁荣,很大原因在于全民参与性。漫画已经达到足以供成年人欣赏的水平,个人的生死离合,乃至国家、人类的命运发展都可用漫画加以表现。

 
 
漫画是产业链的上游
 
        在刚落幕的第八届中国国际动漫节上,杭州翻翻动漫公司与日本著名出版社Media Factory签了高达八千万的项目合同。对于翻翻动漫的董事长沈浩而言,这并不是与海外的首次合作,近年来,翻翻动漫已经从海外出版社引进了《One Piece》(简体中文译名《航海王》)、《游戏王》、《家庭教师》等一系列热门作品,独家代理了集英社作品在中国的电子版权,并把国内的优秀漫画制作成手机漫画推向日本市场,他们还引进了红透半边天的日本手机小说《恋空》、《红线》。 
 
       “引进好的作品,同时走出去,而我们更看重的是国内原创漫画在日本成熟漫画市场的表现,日本作为漫画界最发达的地区之一,作品在当地的受欢迎程度为这部漫画是否适合改编成动画等后续产业提供了精准的市场反馈。”沈浩说,很多人把“动漫”约等于“动画”,其实不然,成熟的动漫产业链可以分为四个主要环节:漫画、动画、游戏和衍生产品。
  
        “目前世界上一些动漫产业发达的国家和地区主要有两种成熟的模式:一种是以迪士尼梦工厂为代表的欧美动漫,用充足的资金和顶端的人才做出动画作品,然后利用影响力反过来做漫画、主题公园、真人电影等产业,但这类模式有很高的壁垒,动画前期投入成本动辄上千万,可复制性不强;另一类是日韩模式,先用漫画试水市场,再带动动画、游戏等产业链的共同发展,既节约了成本,也降低了风险。” 
 
        沈浩认为,日本的动漫模式比较切合实际,目前国内港台动漫市场也基本采用此类模式。“打个比方说,拍电影如果是名导演邀请众明星加盟,即便可看性不强也有明星效应,票房质量也坏不到哪里去;如果全部采用新人,那么电影本身就必须要靠优秀的内容来制胜。迪士尼的制作阵容极其强大,票房自然好,而现在的国内动画作品,故事性和人物设定上与强国还有一定的差距,直接用动画试水,如果票房不好,亏损会很严重。” 
 
        看准了市场,翻翻动漫公司的定位很明确——只做动漫产业链最上游的漫画环节,“在动漫产业比较成熟的海外市场,有80%的动画、近70%的游戏是根据漫画作品改编的。”沈浩说。 
 
       目前国内漫画主要以16开本的彩色四拼一为主,相较于面向成年人的黑白绘本,读者的年龄度主要集中在小学生和初中生,对作品的要求标准也要低一些。另外,虽然电子版是新形势的走向,但由于版权和阅读性的因素,纸媒为载体的漫画目前还是国内主流趋势。
 
 
故事有趣永远是第一位
  
        谈及漫画,不得不提日本漫画,沈浩说,日本漫画之所以繁荣,很大原因在于全民参与性。“漫画已经达到足以供成年人欣赏的水平,个人的生死离合,乃至国家、人类的命运发展都可用漫画加以表现。” 
 
       日本漫画以黑白漫画为主,一是考虑到周刊的创作时间,二来也为后期产业链的再创造提供了一定的想象空间。在地铁里看完漫画,通常随手丢弃就成,因为大部分日本漫画是用廉价的再生纸印刷,销量相当可怕,像是漫画周刊杂志《周刊少年JUMP》每周有着几百万的印数。15年前,在《日本漫画为什么有趣》初版的年代,日本出版总量大约四成是漫画,其中一半发行量面向成年人。尽管近年来时有报道称,日本漫画销量下滑,但从今年第32届巴黎图书沙龙上传出的信息来看,其市场前景依然不容小觑:2011年在法国,日本漫画销售保持增长势头,总量达1400万册,其中《火影忍者》畅销22万册,平均每18秒钟就卖出一本。 
 
        日本漫画线条流畅,画风细腻,不过更显著的特征还要数极强的故事性和生动的人物刻画,相比欧美漫画,日本漫画其实更加接近电影,每一格都相当于电影中的一个镜头,分格完全按照电影“走镜头”的逻辑进行。如果“镜头”之间的关系无序或者被割裂,对一部日本漫画而言将是致命伤。另外,电影中的“声音”在漫画中都以文字的形式出现:拟音字、对白、旁白等。 
 
         沈浩说,目前市场上比较受欢迎的日本漫画作品主要是以《One Piece》(简体中文译名《航海王》)为代表的,表现友情、努力、胜利为主旋律的少年漫画,这一类的主题也比较符合国内所倡导的价值观。“动漫是技术,文化才是内核。日本的漫画和影视剧中有很多历史题材的作品,例如《浪客剑心》就是反映幕府时代的漫画,那是一个动荡的时代,流行暗杀,许多将军和武士们命运十分坎坷。” 
   
        沈浩还举了个例子,日本的漫画书都是右翻竖写的,这是相对合理的结构布置,同时也符合人的阅读习惯。还有一点,则是对文化上的传承,古时流行的书写材料是竹简和木牍,其纹理多为纵向,通常是单行书写。人们习惯纵向持狭长的物体,一路向下书写。又因为左手拿简,右手执笔,写完便按顺序放在右手侧,左手再去拿新简开始写,就形成了先上后下,从左到右的书写习惯。“现在国内很多漫画书也采用了右翻竖写的形式,就被认为是盲目地模仿日本,这其实是个很大的误区,中国古书一直是用这个形式的,漫画作品中体现的右翻竖写形式其实正是我们中国文化的一个重要体现。”
 
 
培育国内原创漫画是重点
 
         一个漫画作者想要脱颖而出,参加有权威性和知名度的漫画大赛无疑是最有效的途径。与国内大多漫画大赛相比,新星杯故事型原创漫画大赛的征稿对象更为集中,以20页以上的短篇故事型原创漫画为对象,注重于剧本、画技、表现力、世界观、分镜头的结合,并邀请集英社《少年JUMP》总编等重量级评委参与评选获奖作品,获得第五届金奖的作品已在日本最大发行量的漫画月刊《JUMP SQ》上刊登,这也是国内第一个能登上这本杂志的漫画作者。 
   
        八望是第三届“新星杯”全国漫画大赛的金奖得主,当时他还是在读的建筑与环境艺术系大三学生,参赛作品《MEMORY》讲述了一个艺术学院女大学生小明,正为需要背大量历史知识苦恼时,突然获得了“最强记忆力”,带着这项本事,小明参加了世界大型记忆力大赛,希望尽快获得名利……
  
       和翻翻动漫公司签约,成为职业漫画作者的三年时间里,他的作品构思和画风都有了长足的进步。“单从绘画水平上来说,国内很多漫画作者的绘画水平可以秒杀日本的当红作者,可是在故事趣味性的表达上,日本的职业漫画家则更有经验。”但我们和日本漫画最大的差距就在故事的趣味性表达上。”八望举了一个很形象的例子:一个人被四人围观问话而感到恐慌,不太擅长漫画语言的漫画作者可能更倾向于现实的表现——对面而坐,被问话者紧皱眉头,额挂汗珠;而专业的漫画作者则会采用电影分镜的手法,强调人物特写的基础上再加以适当的夸张——围观的四人瞬间变为巨人,用极强的压迫感俯视被问者。 
 
        在漫画家的成长中,漫画编辑的地位举足轻重。不同于国内大多数的漫画编辑,日本和港台等成熟的漫画市场里,漫画编辑不再是校对等常务化的工作,而是站在读者和漫画家的双重角度,给出精准有效的创作指导。翻翻动漫主编李非说,“李非说,《One Piece》(简体中文译名《航海王》)的作者尾田荣一郎在长达十五年的连载中曾换过很多位责任编辑。他是一个有才能的作者,可能没有《One Piece》也会通过其他作品成名,但是至少可以说没有这几位编辑也就没有我们现在看到的《One Piece》。漫画家作为讲故事的人,立场存在片面性,好的漫画编辑则可以引导作者,帮助他发现怎样能更好的表现人物性格和故事的趣味性,也能更容易的被市场所接受。” 
 
        据了解,翻翻动漫公司正着力邀请海外知名漫画编辑参与对国内漫画家的创作指导,从质量上拉近国内外的漫画差距。“引进优秀海外漫画资源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尽快培育出优秀的国内原创漫画作品。”翻翻动漫董事长沈浩说,“漫画是亚洲文化的重要体现,作为亚洲文化的主要缔造者中国拥有数量极其众多的漫画读者群。我们中国的历史悠久,有大量的历史文化题材可以挖掘,同时我们中国人的创意能力极强,这些都是创作出世界一流漫画作品的重要基础。虽然我们的动漫产业起步较晚,但是近几年也已经有了较好的作品出现。我们引进海外最优秀的漫画编辑,重点培养我们国内原创漫画家的讲故事能力,争取能够尽快培育出世界一流的中国原创漫画作品!”
 
 
消息来源:新西湖官方博客  
(本文刊于《新西湖》2012年5月刊,未经许可不得用于其他商业用途)
 

浙ICP备09093056号-1 Copyight 2007-2015 FanFan Comic Culture&Art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