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大浙网】集英社携翻翻动漫进驻中国 海贼王明年同步连载

发布时间:2013-09-03




          如果你不曾看过《灌篮高手》、《龙珠》、《海贼王》、《圣斗士星矢》等漫画,你的童年一定是不完整的。说到这些耳熟能详的优秀动漫作品,你不可能不知道“集英社”,旗下的动漫杂志《周刊少年JUMP》是动漫王国日本发行量最高的动漫杂志,时下热门漫画作品像《海贼王》、《火影忍者》,当红漫画家尾田荣一郎、岸本齐史等皆出自该杂志旗下。

          如今,中国版的《少年JUMP》即将和中国的动漫迷们见面,由翻翻动漫和日本集英社联合推出的原创漫画杂志《漫画行》将在2014年年初正式发行。杭州翻翻动漫总裁《漫画行》杂志出版人沈浩;集英社董事兼电子事业部部长、《漫画行》日方编辑长茨木政彦;知名漫画家于彦舒;以及《漫画行》的杂志主编梁菊清一齐出席了在上海CCG EXPO世博馆的8号会议厅举行的主创见面会,和广大媒体朋友以及漫迷们一起分享这个惊喜。
        翻翻动漫所打造的《漫画行》将是集英社在海外唯一全方位支持的漫画杂志,并获得著名的《周刊少年JUMP》编辑部全力指导,今后,集英社的当下人气漫画《航海王》、《家庭教师》、《游戏王》、《黑子的篮球》、《美食猎人》等等均会被连载在《漫画行》上,并和日本《周刊少年JUMP》同步连载,为国内漫迷们争取到无时差看正版漫画的机会。另外,在《漫画行》上的优秀漫画都将有机会依靠翻翻动漫广阔的境外合作资源走出国门,刊登到国外优秀杂志上。
        《漫画行》杂志此次邀请了《铁臂阿童木》的责编——松冈博治作为《漫画行》的高级编辑和顾问。而一手打造了销量过亿的经典漫画《圣斗士星矢》、《绝爱》等作品的《周刊少年JUMP》的高级编辑松井荣元目前也是《漫画行》常驻编辑。
         《漫画行》的作者阵容也非常强大。被称为中国漫画“少年王”的于彦舒,国内新一代漫画领军人物黄嘉伟,超人气漫画组合幽·灵,新人漫画家巴布、八望、银色铃声等都将为《漫画行》供稿。
 
专访:《漫画行》日方编辑长茨木政彦
茨木政彦
记者:之前集英社通过翻翻动漫将正版版权授予腾讯动漫,现在又和翻翻动漫旗下的《漫画行》合作是不是想进一步拓展中国的市场?
 
茨木政彦:这个其实集英社授权国内做单行本,是限定了一年一本、两本这样,电子版是有一个连载在的。但是和《漫画行》合作是为发掘我们的原创漫画,当时是不太一样的,接下来和翻翻动漫的合作是为让国内的画家也做出更好的作品来。
 
记者:对中方的漫画作者在选择上有什么标准么?偏向于喜欢国内什么样的漫画?
 
茨木政彦:作品方面到底行还不行,其实主要是看有不有趣,这个一般读者可以看得出来,但是最重要的是通过编辑让它变得更加有趣。另外就是凭感觉,就是单纯觉得这个作品好,没有什么特别的基准。
 
记者:凭感觉来也是有个人的喜好,自己在看漫画的时候喜欢这样的漫画?
 
茨木政彦:自身是比较擅长做搞笑类的漫画。
 
记者:为什么选择翻翻动漫做合作?
 
茨木政彦:国内的出版社的确有很多,主要还是因为沈先生个人的魅力。沈先生很值得信赖,这边的编辑也是,对日本很有了解,而且对作品也很有研究,能够吸取日本编辑好的东西和国内市场融合,能做出好的作品来,所以选择和翻翻动漫做合作。
 
记者:我听说沈先生每年有邀请茨木先生来杭州参加动漫节,对动漫节您有什么样的评价?
 
茨木政彦:来参加的不是动漫节,是新星杯。新星杯的话,因为每年都有来做评委,评选出的前4、5名完全也有能力在日本刊登作品。从大家整体投稿来看,大家都画得非常好,现在国内画工好的作者越来越多,但是可能在故事和节奏方面稍稍欠缺一些,但整体来说水平是非常好的。
 
记者:茨木先生自己是怎么会进入漫画这个行业?
 
茨木政彦:其实是这样,在大学三四年级的时候,我已经在找工作了,当然从小就很喜欢画漫画,但是找工作前也需要分析一下。按当时日本的一般员工来看,工作都是需要穿西装打领带的。我是一个比较自由的人不喜欢受束缚,查了一喜爱所有工作,发现只有出版社的工作是不用打领带的,加上比较喜欢画漫画,后来就进了集英社。
 
记者:那么进了集英社以后有没有发生什么让他想要放弃或者更加坚定这份工作的事?
 
茨木政彦:其实当初进的时候,并不是想做漫画杂志,是想做里面的《Playboy》有点色情的成人杂志。但做着做着发现,其实做漫画编辑也不错,虽然偶尔也会想一下在其他出版社做编辑会怎么样,但还是觉得目前的工作是挺不错的。
 
记者:集英社会在其他国家选拔新人么?也就说中国的漫画新人有没有途径签约?
 
茨木政彦:集英社选稿是没有国界的,所有人都可以去投稿。另外,他会在日本集英社、美国集英社以及我们的《漫画行》,也就是当地的杂志里选件。比如说,新星杯合适的新人也会将他们推到日本去,是愿意给大家一个表现的平台的。
 
记者:日本动漫电影有这么一个现象,无论是《超人》《钢铁侠》多么牛的美国动漫到了日本也不会超过《七龙珠》《火影忍者》,你对这个现象有什么想法?
 
茨木政彦:我觉得美国的漫画也很强,并不会比日本的的作品差。票房的话,可能是因为日本的动漫都很长,加起来的票房会超过他们。
 
专访:杭州翻翻动漫总裁《漫画行》杂志出版人沈浩
沈浩
记者:沈先生你好,我了解到你已经取得了日本的居权,怎么想到回国创业,选择动漫这个行业?
 
沈浩:其实取得的不是永居证,是在日本留学和工作。当时在日本留学、工作最大的感受是它的动漫产业很强大,而且当时是10年前,中国政府也在花大力扶持扶持动漫产业,动漫这个概念在当时也被大家普遍提到,但是这个行业刚刚起步。就想日本这个方面比较有经验,把它强的东西拿回国内来做会比较有意义。不是说光把它的作品引进来,引进作品只是表象,而是要把它的人才和培养人才的机制引进来培育我们国内的漫画家。刚刚提问的时候也有提到,茨木先生提到我们合作的意义是要做中国版的《少年JUMP》,而不是给《少年JUMP》翻译过来,那样只是将外国作品翻译过来,我们想要做的是集英社编辑部里优秀的编辑和培养漫画家的模式引进来,引进来培养我们中国的漫画家,让中国的漫画家在这些有经验的编辑下让作品得到提高。让作品受到国内欢迎,从而走出国门,受到全世界的欢迎。
 
记者:您出国学习的专业是什么呢?是从小就是漫画迷么?
 
沈浩:我对漫画其实不了解,我小时候了解可能就是大家都知道的《聪明的一休》这类动画。到日本留学,主修的也是文化类,我硕士学位是比较文化,和漫画基本没有什么关联。我记得刚到日本的时候还很奇怪,曾经嘲笑过我一个日本的朋友,为什么会去追捧一个虚拟的不存在的人?比如说我们追电影明星,这个人是实际存在,这个还可以容易理解,但他喜欢乔巴、喜欢路飞,但他们其实并不存在。所以,那个时候还嘲笑过他,后来发现这个嘲笑本来也是很搞笑的事。其实,这些作品、人物虽然不存在,但他们会比现实人物更加有性格、更吸引人。很大的原因,创造他们的漫画家会赋予常人都没有的生命力给这些不存在的人物身上,让这些比事实上存在的人更加有生命力,所以他们才更加受欢迎。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趣的创作过程,也需要有经验的人来和新人漫画家共同打造作品,所以我会做这行工作。
 
记者:那是怎样和集英社建立联系的呢?
 
沈浩:纯粹是巧合吧,那时候刚研究生毕业,去东京找工作,就是在集英社相关联的一家公司里,就和集英社方面有碰面接触,和他们打交道已经有十年了。在和集英社接触过程中也觉得他们的这一块是最强的,将这一块引进中国、和中国合作是最理想的。
 
记者:您在日本的时候有没有关注过《少年JUMP》周刊,是不是他们的一个粉丝?
 
沈浩:以前?我是出于工作需要才去看的,不是那种铁杆粉,关注是肯定有在关注的。因为这本杂志是个特殊的存在,和集英社一样,并不是说只是一本有人气的漫画这么简单,它的发行量现在也是全球最强的。当初最高峰的时候,一周可以卖出将近700万,这是动漫届很特殊的存在,所以对这本杂志自然是非常关注。
 
记者:那您关注周刊时候有没有特别关注几部漫画?周刊里的漫画?
 
沈浩:那还是《航海王》,也就是《海贼王》
 
记者:嗯嗯,这部是很多人喜欢。那么《漫画行》之后的发行是和《少年JUMP》同步发行、还是有一个滞后?
 
沈浩:里面的《少年JUMP》作品会和它大致同步。我们是隔周的周五发,实际上会早几天,他们是周一发,所以是基本上同一周的内容。
 
记者:那么国内签约的漫画家有哪些呢?除了于彦舒之外...
 
沈浩:这次也来签名的也有很多,像北京的幽·灵、广州的黄嘉伟。这些都是我们漫画界的新人,主要是通过我们主办了七年的新星杯漫画大赛引进的人才。新星杯漫画大赛也是得到我们杭州市的大力支持,七年的时间它已经发展成为全国的漫画新人大赛,人气和信用度很大的提升。通过这个活动,我们认识了很多漫画家新人,也为我们今天做这个杂志奠定了基础。
 
记者:会不会在中国做一些中日漫画的推进工作?比如说做一些集英社签约漫画家的见面会?我相信一定会很火的...
 
沈浩:嗯,这一些工作不是说推进工作,其实是互动嘛。因为这本杂志国际性比较强,和集英社编辑部的关系也会很紧密。相关联围绕地做一些我们杂志的宣传推广工作,都会和国外的资源结合起来。
 
记者:目前有没有这样的签售计划呢?
 
沈浩:签收的计划,如果让日本那些正在创作的漫画家过来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因为《少年JUMP》是周刊杂志嘛,平均下来一周要画20多页。日本的这些漫画家可以说连生病都没有时间生,因为每周都要连载20页,这个工作量非常强。让他们去国外访问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但是其他的和编辑部的互动,还有其他的和出版社相关的互动,我们都有年度的宣传计划。
 
记者:那能不能透露下近期在浙江杭州周边的活动呢?
 
沈浩:我们杂志明年2月份开始出,在出杂志之前最大的一个推广活动会在11月,就是我们新星杯漫画大赛的颁奖仪式。新星杯这个活动是每年的11月都会在杭州举办,所以我们近期最大的宣传会在11月上旬在杭州推出。
 
专访:《漫画行》的杂志签约知名漫画家于彦舒
于彦舒
记者:《漫画行》创刊号里会呈现你什么作品,会有一些过去的连续性作品?
 
于彦舒:对对对,因为我之后的工作可能主力的主要工作就是在《漫画行》这边。因为我自己也是漫画家,所以《漫画行》创刊之后会有一个正式的长期连载在这边。
 
记者:所以老作品也会有?
 
于彦舒:老作品....因为之前的作品可能就今年就要完结了嘛,所以之后在《漫画行》会开一个新的连载。
 
记者:那就是全新的作品跟大家见面
 
于彦舒:对对对
 
记者:具体是
 
于彦舒:具体....现在想画的一部漫画,大概讲的是一个以我们这个以前的京戏和评书里会唱到的一个比较传统的故事为背景题材吧。通过它改编一个新的少年漫画,有点武侠感觉的这种感觉漫话。
 
记者:改编时风格会有所改动吗?因为这个少年漫画它针对的群体会小一点,可能风格上会有一些变动。因为可能古代那种题材可能会比较正,文化上可能不会像日本动漫这么的open啊
 
于彦舒:对对,因为我这一次还想做一些尝试,还想在这个漫画里添加一些京剧的元素,所以可能会跟以前的漫画有一点不一样,但是我觉得我喜欢的东西还是会保留的。
 
记者:其实以前的漫画我感觉可能会比较硬派,感觉就像灌篮高手这种可能会比较硬,那您之前出版的《黑白无双》《扳手少年》这些是有受到早期这些作品的影响吗?
 
于彦舒:影响肯定是有,像这种少年漫画它这种核心的东西比如说追求胜负、追求朋友、追求友情这种,感觉还是受他们影响挺多的。
 
记者:比如哪几部?
 
于彦舒:我印象中小时候看的就是《圣斗士星矢》,包括后来还有像《龙珠》啊、《圣子到》啊这些,还有后来的《one piece》,其实它的每一部差不多都是非常有正能量的,它的价值观是一样的,所以我觉得我也没有特意,但是潜移默化就会觉得作品里有这种影响,就会觉得应该是帮助朋友,或者说应该去尽量的争取胜利。觉得大概就是这个感觉。
 
记者:那这些作品中,你最喜欢的是哪一部?
 
于彦舒:我其实还是喜欢《龙珠》,我觉得它看起来最有趣,我觉得鸟山明先生可能真的是个天才,他的漫画讲的既非常简单你又觉得很自然,但是又非常非常的有趣。我觉得就是这种很自然而不是他特意去堆加一些东西去故意吸引人,他就是把自己想表现的东西讲出来,但是就会非常的吸引人,让这个漫画看起来非常过瘾。
 
记者:那你个人的漫画风格会不会也是受到这些早期漫画的这些影响呢?
 
于彦舒:风格的话也受到过很多影响:像鸟山明先生像尾田先生,可能就是因为《少年JUMP》我觉得算是少年漫画领军的一本杂志吧,所以它的画面、它的一些风格上我觉得有时候可以代表这种比较流行的或者说比较时髦的这种画风,或者是描写故事的一些方式。可能它始终是一个开创新方式的这么一种平台。所以有时候我会不经意的觉得按照它的这种风格去学习,比如说感觉是不是又出来的了一些方法,又有一些新的可以讲故事的手段,从这里去学习。还是挺有帮助的。
 
记者:您最喜欢的漫画家是不是鸟山明先生?
 
于彦舒:应该是。
 
记者:之前在网络上看到有人这么评价您:您的作品定位是情感治愈系的。您会更加倾向于去做一些比较细腻的作品吗?比如像国内比较出名的夏达,她的作品就非常美,很细腻。
 
于彦舒:有可能我本身就比较粗线条,所以我的故事可能比较多的是这种比较偏动作类、比较战斗系的。但我希望越是这种看上去打斗很激烈的这种可能他私底下要更细腻。我是希望可以通过打斗之余这些小的地方来抒发一些情感,并不是平时就能显露出来很细腻,而是说通过这个人表面上很硬派但是你能感觉到他心里是很细腻的。可能不经意的还是会有一点。
 
记者:怎么评价夏达的作品?《漫画行》针对中国漫画迷,不可能按照日本的方式,它要怎样受众与中国漫画迷?
 
于彦舒:可能以前还会去想要怎么去策划一部作品,现在我觉得可能没有这个必要,现在可能更多的是把每个作者你心中想讲的故事原原本本的讲出来,不要去考虑是不是应该迎合市场或迎合某些人,因为相信我们自己都是中国人,无论我画什么题材,哪怕我画一个日本的漫画。哪怕讲日本历史,因为由我讲出来,它其实也是融入了中国人思想在里面,它其实也是有中国特色的一部作品。因为我们的价值观、文化,比如战斗这种,对于外国人来说他们会觉得应该拼到你死我活,但对于中国人来说不打仗而战胜敌人是一种最聪明的做法。这其实是一个文化的差异。但我觉得这种东西是融汇到我们的思想中的。在画一个作品之前,反倒不是说要一个特别精密的策划,而是应该完全放开自己,就是不要被其他的东西所干扰,就是你自己心里想的东西你把它完全呈现出来就是一个非常有中国文化特色的作品,跟它的题材关系有但是不大,只不过有一些感到很外化,如果是古装也好啊,或者是这种时代的感觉可能一看就会觉得有。但是即使是画一个现代系甚至一个科幻那么它可能也是有中国的文化在里面,所以我觉得这个事就是要放得开才会比较好。或者说的官方一点就是: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如果你说你画的真的跟日本人一样,那你拿到日本去就变得不伦不类了,反倒是你展现自我然后拿到对方他们会觉得比较新鲜。
 
记者:有没有碰到过自己想做的题材被外力打断而不能做?
 
于彦舒:对对对,这个经常会有。咱们这边会明显一点,而且咱们这个政策经常会变,有些东西今年可以讲明年就不可以讲了。经常会遇到。因为像以前漫画虽然文字上没有。但是大家默认它是一个低幼读物,就是儿童读物,所以就会对它有很多的限制,有很多东西不能讲。比如像我的第一部作品《黑白无双》本来叫《黑白无常》的,但是就是说你这个名字涉嫌宣扬封建迷信。当时书号都批不下来,这样一直拖了一两年吧,所以才后来改了名之后才行。我觉得有些限制也是有道理的,有些限制它既然有就只能说去想办法避免。还有一些题材比如像少年漫画里无论有没有限制有一些东西不能讲。比如说像宣扬政治的这种东西,这个其实就是说你对未成年人的作品里你不能谈这些东西,这些东西是要交给成年人去判断的。这个我觉得不光是在中国,在任何一个国家你都不能去讲,当然我们国家比较特殊,经常会讲一些某某什么之类的,反倒是我们做的不对。但实际上我觉得有一些议题确实是应该...像少年漫画类它的限制比较多,首先你的情感一定是要积极向上的,我觉得这个是没错的,没问题的。其次是你不能出现一些过于刺激、过于出格的这种场面,这个也是可以接受的。因为我之前一直说像《功夫熊猫》这种电影它也没有色情、也没有很暴力,但是它也做的很好看。所以这不是一个借口,不是说你不能画这些你就画不出好作品了,这是没可能的。再有就是你要有一些东西还是要慎重。
 
记者:您的作品将来会不会考虑拍成动画片?
 
于彦舒:有机会的话我还是希望能拍成动画。
 
记者:哪一部最希望?
 
于彦舒:我希望是新作品。因为说实话就像我之前说的这些原因一些老作品是够呛,但是我觉得也是一个成长吧,我自己我希望是新作品,因为我的每一部新作品我都会去全力以赴的去做,我希望到时候能有一个好的情况。
 
记者:听说您做一个作品速度非常快,在日常生活中您会如何平和工作与生活?你会把你的工作带到生活中去吗?
 
于彦舒:我很遗憾其实我现在的工作已经带到我的生活中去了。但是我觉得这样不是很健康,因为这样不但是你自己的作息很乱,另外其实也会影响到家里人。所以我明年打算在家外面弄一间工作室,应该最好的情况就是工作的时候就该好好工作,你全力的去工作,也不要管其他的事,休息的时候就好好休息,我觉得这样的话反倒是会比较好,否则的话就感觉你玩也玩不好,工作也工作不好。我觉得是没必要的。那么有一个工作室之后我觉得这样我可以白天去公司上班,晚上工作完之后我可以不把工作带回家,我觉得还是不要把工作影响到家庭这一面。因为毕竟去年结婚了嘛。
 
记者:我觉得结婚以后您的一些观念可能会发生改变,这可能会影响您的一些漫话作品,会不会接下来有一些原型是来自于您的家庭?
包括之前的一些作品里的原型人物有没有你身边的人给你提供的一些灵感?
 
于彦舒:嗯,很多。我以前的习惯是把我认识的一些性格比较极品的朋友编进去,我故事里的人物可能会套用我朋友的性格,因为这样可能感觉会比较好处理,这样就会感觉我是在跟谁说一件事一样。这也是我的一个小窍门吧。可能以后也会经常这么用。
 
记者:故事、情节、人物,更注重哪一个?先设定人物还是先构思故事?
 
于彦舒:肯定是先有人物,人物是最重要的。比如我们喜欢的一些作品,时间长了以后可能它的一些情节我们已经记不清了,但是我喜欢的这个角色还是很清晰的,就是因为这个人太鲜活了,他的这个性格或者说他遇到什么事之后会有什么反应,这些在我心中都是很明确的,这样的话在有这个人的基础上你先让自己在乎这个人。你先喜欢上这个角色之后你再让他遇到一些故事、一些情节,那么他自然的就会按照他的去做一些处理,这样就很自然而然的展开了一个故事。我觉得现在人物还是漫画里最重要的。
 
记者:许多漫画家对自己设定的人物都非常喜欢。在读者看来这个人物出现以后就不会有ending 的一天。那您是也有这种心态还是设定一个人物时会考虑到他的开始和结束呢?
 
于彦舒:我是一个故事里不太会放阴谋的作者,一般人会觉得看你的作品会比较放心,因为主角肯定不会死。其实我觉得我还算对自己的角色比较好的,一般来说有一个开始之后结束都会比较好,我不太能接受不好的结果。只要这个角色我觉得它付出了努力了,它已经是尽力了之后就应该让他有一个好的结果。
 
记者:从小看的漫画好多都只有开头没有结尾,漫画家不忍心把故事终结掉。
 
于彦舒:客观来讲,以前对于作者来说,现在追《one piece》已经追的有点疲劳了,不知道它到底能不能画的完。但是我越来越觉得现在这个时代的节奏在加快,漫画的周期可能需要越来越短才比较好。因为现在不像以前,人的娱乐生活很丰富,再让他去按照周期去追一个漫画时间长了他就会腻,所以我现在觉得是不是像美剧这种形式,比如说一个漫画我画一季,一季可能这本书不多,然后有头有尾,如果可以的话这个系列我可以再画它的第二部、第三部,但是每一部的时间并不长。而不是说我一个东西画十几年,埋一个伏笔,到现在还没揭开。这样的话时间长了我自己可能受不了,读者也受不了。
 
记者:对《漫画行》的期待?
 
于彦舒:我觉得做自己就好。把自己的事做好就好。因为国内现在有很多的杂志,有一些是各种风格的都有,另外有一些根基很牢固的杂志在,也不是说《漫画行》的创立就是要争夺一个什么,因为毕竟风格不一样,有彩色的有黑白的,而且每个杂志它面向的读者群是不一样的,我觉得《漫画行》这个杂志只要它把它自己的风格做出来,大家看到你就知道你是一本什么类型的杂志,我只希望里面所有的漫画家都能尽全力去画自己的作品,每一步作品都是尽心制作,我觉得这样其实已经足够了。因为中国的漫画市场我相信会越来越好,一本杂志只要你用心去做就一定有它生存的空间的。
 
记者:中国市场会存在盗版的问题,您会不会有这方面的担心?包括网上非法的上传,您会有怎样的应对方法?
 
于彦舒:我觉得其实有的东西它在了你就让它在,说实话我也在网上看一些更新、连载什么的,只不过我也会去买正版的漫画。我觉得《漫画行》它毕竟是正版的,而且毕竟它有一些资源,不是说我们为了要维护我们的正版就要拼命的去打击其他的。因为你要吸引读者其实也不是靠这些,这个连载毕竟是一个半月刊,你在上面要放一些像《one piece》这种连载的话,一期放两集,你必定是要有一集落后于日本的杂志的,但是你有一些其他的好,你有一些其他的优势,你可以做一些独家的东西,比如你可以做一些独家的专访,独家的小栏目,或者可以约一些独家的稿子,这些东西是别人没有的,我觉得这些东西是你吸引人的点,而不是说我要压制,压制盗版什么的。你拿出一些别人没有的东西来,我觉得这是吸引人的一个比较正面的手段。
 
记者:之后的作品会放到网络平台上吗?
 
于彦舒:我希望能够放到网络平台上,因为我觉得网络平台以后会是一个主流。如果能解决收费的问题,制度能够健全的话。《漫画行》也有这个打算,以后是会做数字阅读这一块的,大家的判断都是网络以后会是比较好的一种阅读方式。因为它跟纸媒比在渠道上会没有什么障碍。
 
 

浙ICP备09093056号-1 Copyight 2007-2015 FanFan Comic Culture&Art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